锦瑟睦心

很想开车的图文双渣

【少侠x蔡居诚】一辆没有名字的车

第二次开车,新手上路,请轻喷。
OOC注意,幼儿园文笔,私设大如山,不喜请点叉。
扶云松是自家儿子的名字,就是想女票蔡师兄而已。
脑子是个好东西,看文的时候不要带。
有Bug请装作没有看见(⁎⁍̴̛ᴗ⁍̴̛⁎)
Ready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扶云松前些时候头一回离开武当下山历练,年纪轻轻初入江湖却是得到了盗帅楚留香的青睐。这日金陵之行本是想向赫赫有名的江湖高手讨教一番,不想却又遇到了这白衣飘飘的风流公子。
“小友想必是头一回来这金陵罢?”楚留香给扶云松斟了一杯陈年桃花酿,仍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。
扶云松接了酒杯,小饮一口,答道:“是啊,金陵之繁华真不是其它地儿所能比拟。初来乍到,不知这金陵可还有什么有趣的地方?”
“有趣的地方还真是有。”楚留香微微一笑,“小友知道蔡居诚罢?”
扶云松心下一惊。蔡居诚他自然是知道的,比他大五六岁的武当昔日二师兄,之所以说昔日,是因为蔡居诚已被逐出师门,毕竟妄图谋杀当今圣上的滔天大罪就算掌门想保也保不住。扶云松只知道他还活着,却不知他如今身在何处。
“香帅可有蔡师兄…蔡居诚的下落?”
虽然他与蔡居诚只不过是萍水相逢,为数不多的八九次见面有五六次是在他还年幼的时候。那时的蔡居诚不似现在这般脾气古怪一副仿佛谁都欠他的样子,倒也算是玉雪可爱,甚至帮了刚入门受人欺负的扶云松一把,自此扶云松便暗暗关注着蔡居诚,是以在他被逐出师门的那天扶云松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同情与担忧。
“哈哈,楚某消息倒也灵通,蔡居诚么,听说是进了点香阁。”
“什么??!”
点香阁,一听名字就不是什么正经地方,换个说法大概就是妓院。“蔡师…蔡居诚为何会在那种地方?!”
楚留香摇扇道:“这个楚某就不知道了。点香阁离这儿倒是挺近,小友何妨一探?”
“去,当然去。”扶云松指间发力,捏紧了那酒杯。蔡师兄居然沦落到那种地方!鬼知道他有没有被那些下流之人……
想及此处,一股怒意翻腾上扶云松心头。
面前这位小友的神情都被楚留香收入眼底,他喊来小二结了酒钱便领着扶云松去了点香阁。点香阁的鸨母瞧见楚留香便热情地贴了上来,一听要见蔡居诚又换了副扭捏的作态:“居诚么,香帅知道的,他这人架子大的很,一般……”
扶云松不愿听她唠叨,拿出一袋银两道:“这些可够?”
鸨母立刻又是一副恭迎皇帝老子的谄媚模样,二话不说便喊来阁里最好看的丫鬟领着扶云松进了蔡居诚的屋。
“香帅,你这位朋友出手可真够大方!”
楚留香不答,只笑道:“琴姑娘可有空?”
“有空当然有空!这便领您去!胭儿还不快来!快领香帅去见琴姑娘!”


丫鬟礼貌地微笑,目光中却又有些许复杂地看了扶云松一眼便走了。扶云松欲推门的手在半空中凝滞了一会儿,而后轻轻吸了一口气,终于推开房门。
“你也是来羞辱我的?!滚!放下钱就滚!快滚!!!”
扶云松前脚刚进门便挨了一顿劈头盖脸的骂。房内那人正趴在桌子上,面颊一片绯红,正抬头恶狠狠地盯着扶云松。虽说是恶狠狠,到了扶云松眼里却有说不出的凄楚。
“师兄……”
“嗯?武当?武当那群狗贼怎么还不死绝?!看到我这样你们很开心吗?!”不等扶云松把话说完,蔡居诚又是一顿怒斥,然而声音却渐渐软了下来,末了竟还带了些甜腻的意味。
扶云松惨遭两顿骂却毫无生气的意思,反倒关上房门走到蔡居诚身边。这回蔡居诚没有再下逐客令,而是软软地趴在桌上,双目紧闭,呼吸急促,似乎在受着煎熬一般。
见师兄不似常态,扶云松伸手试探了蔡居诚面颊,却换来那人急促的喘息,妄图推开扶云松的手丝毫使不上力气。
尽管是初次进入这风月之地,扶云松毕竟是个男人,萧居棠小师兄写的那些本子他也看过,心中已明了一二,“师兄你莫非是……”
“热…你…你怎么…还不滚…”
蔡师兄被人下药了。
【余下请走链接】https://shimo.im/docs/gBODNKcfmuo4xzUY
评论再发一波